網站首頁 - 專題首頁

德州扑克新手任务怎么做:鄖西回民游擊隊長緊跟紅軍鬧革命

  • 未標題-2.jpg
  • MAIN201609230832000133097657002.jpg
  • 央媒重走長征路走進湖北鄖西
  • 紅四方面軍的軍帽和子彈袋(資料照片)
  • 未標題-1.jpg

徐海東率紅二十五軍在堰奮戰兩年

這是長征中人數最少的一支紅軍隊伍,卻走出了97位共和國的將軍。

許世友扛機槍血戰鄖西云嶺山

漫川關突圍是關系紅四方面軍生死存亡的一仗。1932年11月5日,紅四方面軍撤離南化塘,行至漫川關...

從十堰走出的紅軍將領何世昌

他不是為光宗耀祖,而是為世界的和平與昌盛而奮斗。為了工作需要,他到廣西后把原名何耀祖改為...

  • W020160912543351211484.jpg

    長征準備階段(1934年7月7日—1934年10月10日)

    1934年7月7日 為擺脫中央蘇區第五次反“圍剿”的困境,在政治上宣傳黨的抗日主張,影響和推動抗日運動的發展;在軍事上威脅敵人后方,吸引敵人兵力,減輕對中央蘇區的壓力,為中央紅軍的戰略轉移創造條件,中共中央決定以紅七軍團(軍團長尋淮洲、政治委員樂少華)組成中國工農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向閩浙皖贛邊前進。是日,北上抗日先遣隊從瑞金出發,進軍福建。

  • W020160912544999691273.jpg

    長征失利階段(1934年10月10日—1935年1月15日)

    1934年7月7日 為擺脫中央蘇區第五次反“圍剿”的困境,在政治上宣傳黨的抗日主張,影響和推動抗日運動的發展;在軍事上威脅敵人后方,吸引敵人兵力,減輕對中央蘇區的壓力,為中央紅軍的戰略轉移創造條件,中共中央決定以紅七軍團(軍團長尋淮洲、政治委員樂少華)組成中國工農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向閩浙皖贛邊前進。是日,北上抗日先遣隊從瑞金出發,進軍福建。

  • W020160912547237848023.jpg

    長征轉折階段(1935年1月15日-1935年6月14日)

    1935年1月15日至17日 中共中央在遵義召開了政治局擴大會議。參加會議的有政治局委員和政治局候補委員:毛澤東、朱德、陳云、周恩來、張聞天(洛甫)、秦邦憲(博古)、王稼祥、鄧發、劉少奇、何克全(凱豐);參加會議的還有紅軍總部和各軍團負責人:劉伯承、李富春、林彪、聶榮臻、彭德懷、楊尚昆、李卓然、鄧小平(黨中央秘書長)。

  • W020160912548716427065.jpg

    堅持北上和南下分裂階段(1935年6月14日-1935年10月19日)

    1935年6月16日 朱德、毛澤東、周恩來、張聞天為建立川陜甘三省蘇維埃政權電紅四方面軍,指出:“今后我一、四方面軍總的方針應是占領川陜甘三省,建立三省蘇維埃政權?!?/p>

  • W020160912548716421481.jpg

    發展鞏固和南下受挫階段(1935年10月19日-1936年7月1日)

    1935年10月20日 張國燾以“軍委主席”名義發布《天蘆名雅邛大戰役計劃》,提出。以主力乘勝向天、蘆、名出動,徹底消滅楊、劉,并迎擊主要的敵人劉湘、鄧錫侯部,取得天全、蘆山、名山、雅州、16州、大邑廣大的根據地為目的。對康定、滎經、灌縣方向,采取佯攻姿勢,配合主力行動”。24日,紅四方面軍翻越夾金山,向寶興、天全、蘆山發起攻擊。

  • untitled.bmp

    大會師階段(1936年7月1日-1936年12月12日)

    1936年7月2日 紅二、六軍團全部到達甘孜,與紅四方面軍勝利會師。是時,中共中央命令紅二、六軍團組成第二方面軍(將紅四方面軍之第三十二軍編入第二方面軍)、賀龍任總指揮,任弼時任政治委員,關向應任副政治委員,肖克任副總指揮。

長征準備階段 長征失利階段 長征轉折階段 堅持北上和南下分裂階段 發展鞏固和南下受挫階段 大會師階段
  • 通道會議

    1934年10月,中央紅軍主力和中央機關8.6萬人撤離中央革命根據地,開始實行戰略轉移。當時,中共中央和紅軍主要負責人博古以及共產國際軍事顧問李德等“左”傾領導者的戰略意圖是:從南線突破粵軍的封鎖線,到湘西去會合紅二、六軍團,創建新的根據地。長征后一個多月,紅軍雖然突破了四道封鎖線,渡過湘江,但由于“左”傾領導者消極避戰,致使紅軍損失過半,銳減到3萬多人。 中央紅軍主力開始長征后,蔣介石很快就判明紅軍的意圖,急調40萬大軍圍追堵截,妄圖一舉消滅紅軍。在這萬分危急的關頭,“左”傾領導者才不顧紅軍面臨全軍覆滅的危險,執意要按原計劃北上湘西,去與二、六軍團會合。紅軍如繼續北上,無疑將鉆進敵人預先布置好的羅網。這就引起了中央最高領導層對原定計劃的爭論。毛澤東、王稼祥、張聞天等率先起來對“左”傾軍事路線進行公開的批評。

  • 黎平會議

    通道會議以后,經過毛澤東的努力說服,許多領導者轉變了觀點,支持毛澤東的正確意見。1934年12月15日,中央紅軍占領黎平。 18日,黨中央政治局在黎平召開會議。參加者有:周恩來、博古、毛澤東、陳云、劉少奇、李德等?;嵋樘致酆煬慕廢呶侍??;嶸險箍思ち業惱?。主持會議的周恩來采納了毛澤東的意見。與會大多數肯定了毛澤東的正確主張,通過了《中央政治局關于戰略方針之決定》,決定放棄與紅二、六軍團會合的原定計劃。決議指出:“鑒于目前所形成之情況,政治局認為過去在湘西創立新的蘇維埃根據地的決定在目前已經是不可能的,并且是不適宜的”?!罷尉秩銜碌母蕕厙?,應該是川黔邊地區,在最初應以遵義為中心之地區,在不利的條件下應該轉移至遵義西北地區,但政治局認為深入黔西、黔西南及云南地區,對我們是不利的。我們必須用全力爭取實現自己的戰略決定?!本鲆榛怪賦觶骸霸諳蜃褚宸較蚯敖?,野戰軍之動作應堅決消滅阻攔我之黔敵部...

  • 猴場會議

    黎平會議后,李德、博古仍固執地堅持再入湘西的計劃。1934年12月下旬,蔣介石得知紅軍要向烏江南岸前進,急忙改變兵力部署,以圖阻止紅軍。因此,黨中央在紅軍到達貴州甕安縣猴場的當天召開了政治局會議,會議再次否定了李德等人與紅二、六軍團會合的錯誤主張,重申了黎平會議的決定,這就基本上結束了李德和博古對紅軍的軍事指揮,初步形成了以毛澤東為核心的軍事指揮中樞,為遵義會議的召開奠定了基礎。

  • 遵義會議

    1935年1月15日至17日,黨中央在遵義召開了政治局擴大會議?;嵋榭隙嗣蠖裙賾諍煬髡降幕駒?,否定了博古、李德等人在軍事問題上的一系列錯誤主張。增選毛澤東為政治局常委,張聞天代替博古負總責,毛澤東、周恩來負責軍事。遵義會議結束了王明路線在黨中央的統治,確立了以毛澤東為代表的新中央的正確領導。這次會議挽救了黨,挽救了紅軍,挽救了中國革命,是我黨歷史上一個生死攸關的轉折點。

  • 扎西會議

    遵義會議后,紅一方面軍根據中央政治局的決定,開始向川北進軍,渡過赤水河,準備渡長江北上。這時,蔣介石調集重兵,企圖堵擊紅軍于川江南岸地區。由于敵情的變化,紅軍轉進云南境內的扎西地區。中共中央政治局于1935年2月5日至9日,在扎西境內連續召開會議?;嵋樘致哿撕煬惱鉸苑秸胛侍?。扎西會議解決了遵義會議來不及解決的調整領導班子、縮編紅軍、確定新的戰略方針等一系列重大問題,實現并發展了遵義會議決議的成果。扎西會議是遵義會議的繼續,是中國革命從挫折走向勝利的起點。

  • 會理會議

    紅軍到達四川會理后,一些戰士在思想上和凝聚力上出現了問題。同時,黨內和軍隊內的一些同志造謠說毛澤東同志的指揮也不行了,要求撤換領導。為了總結遵義會議以來的戰略方針,統一認識,1935年5月12日,黨中央在會理召開了政治局擴大會議?;嶸?,毛澤東正確分析了遵義會議以來的情況,對取得的成績和勝利作了充分肯定。同時,對于存在的一些錯誤思想和意見,進行了嚴肅的批評。彭德懷、周恩來等支持毛澤東的意見?;嶗砘嵋橥騁渙撕煬乃枷?,凝聚了力量,進一步確立了毛澤東在黨內和軍隊的領導地位。

  • 兩河口會議

    1935年6月12日,中央紅軍先頭部隊一軍團二師四團與紅四方面軍先頭部隊九軍二十五師七十四團在四川懋功達維地區勝利會師。中央紅軍會師后改稱為第一方面軍。一、四方面軍會合前后,在四方面軍工作的中央代表張國燾,對當時政治形勢的認識上同黨中央存在著分歧。為了統一戰略思想,黨中央政治局于1935年6月26日在兩河口舉行會議。兩河口會議通過了周恩來關于目前戰略方針問題的報告,制定了紅軍集中主力向北進攻,建立以甘南為中心的川陜甘蘇區根據地的戰略總方針。經過討論,張國燾勉強同意了毛澤東、周恩來等多數人的意見。兩河口會議為一、四方面軍指明了深入發展革命運動的正確方向。

  • 蘆花會議

    為了增強一、四方面軍的團結和相互信任,進一步統一兩大主力紅軍的行動,中央政治局于1935年7月21日至22日在四川黑水縣蘆花村舉行會議?;嵋櫚鬧行囊樘饈親芙崴姆矯婢傭踉ネ罡蕕氐醬ㄉ賂蕕卣舛衛返木榻萄?。期間,中央軍委決定組建“前敵總指揮部”,以四方面軍總指揮部兼前敵總指揮部,徐向前兼前敵總指揮,陳昌浩兼政委,葉劍英任參謀長。蘆花會議全面總結了四方面軍的歷史經驗,一、四方面軍領導人在會上開誠布公地交換了意見,這對于增進一、四方面軍之間的相互了解與團結,統一部隊的組織與指揮,起到了積極的作用。

  • 沙窩會議

    為了推動張國燾執行中央的北上方針,黨中央政治局決定在四川毛兒蓋以南的沙窩舉行會議。1935年8月3日,由張聞天簽發了“八月四日在沙窩召開政治局會議”的通知。沙窩會議開了3天,有兩項議程:一是討論一、四方面軍會合后的形勢與任務;二是討論組織問題。沙窩會議對于加強一、四方面軍的統一領導與團結,堅定創建川陜甘根據地的必勝信心,起了積極的作用,這次會議徹底地暴露了張國燾與黨中央的政治分歧。

  • 毛兒蓋會議

    沙窩會議后,張國燾在毛兒蓋召集四方面軍軍以上干部開會,非法審查中央路線,公開進行分裂黨和紅軍的罪惡活動。為了進一步統一戰略思想,1935年8月20日,中央政治局在毛兒蓋召開會議,著重討論紅軍主力的發展方向問題。毛澤東在會議報告中,論證了北上方針的正確,要求左路軍迅速向右路軍(中央紅軍)靠攏,以便共同北上?;嵋橥ü木齠?,批評了張國燾企圖使紅軍主力西渡黃河,深入青海、寧夏、新疆偏僻地區的錯誤。

  • 巴西會議

    1935年8月底,右路軍到達了四川的巴西一帶,等待與左路軍會合。但張國燾率左路軍到達阿壩后,拒不與右路軍會合。9月9日,張國燾給陳昌浩發去密電,大意是命陳昌浩率領右路軍立即南下,并提出“徹底開展黨內斗爭”,企圖危害黨中央。葉劍英立即將此信息報告了黨中央。毛澤東、張聞天等連夜在巴西召開了政治局緊急會議,分析了張國燾分裂黨和紅軍的種種表現和險惡用心,決定立即率紅一軍、紅三軍、軍委縱隊一部,組成臨時北上先遣隊繼續北上,向甘南前進,并通知紅一軍在原地等待?;嵋榛咕齠ㄒ院笥衣肪騁揮芍芏骼粗富?。這次會議又一次將紅軍從?;薪餼瘸隼?。

  • 俄界會議

    為了應對張國燾陰謀分裂所造成的危險局面,1935年9月12日,中央政治局召開俄界會議,討論行動方針問題?;嵋橥ü恕豆賾謖毆饌敬砦蟮木齠ā?,中央號召紅四方面軍的同志團結在中央周圍,同張國燾的錯誤傾向作堅決的斗爭并促其北上。俄界會議對于克服張國燾的右傾分裂主義與軍閥主義,保證黨中央北上方針的貫徹實施,有著重要的意義。

1936年5月5日,紅一方面軍東征回師陜北后,西北革命軍事委員會發表了《停戰議和,一致抗日的通電》。蔣介石堅持其內戰政策,不僅沒有接受這一建議,而且還繼續調集大批軍隊,準備對我陜甘根據地進行新的圍攻。為保衛西北,鞏固、擴大陜甘抗日根據地,擴大抗日紅軍,爭取和東北軍、西北軍停止內戰,團結抗日,并力求向北打通同蘇聯、蒙古的聯系,向南迎接紅二、四方面軍北上,實現紅軍三大主力會師,西北革命軍事委員會決定:以第一軍團、第十五軍團、第81師和騎兵團,共1.5萬余人,組成西方野戰軍,由彭德懷任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向陜甘寧邊區進軍,打擊頑固反共且兵力較為分散的馬鴻逵、馬鴻賓部,為創造西方根據地掃清障礙。紅28軍出陜南,與該地區的紅74師會合,活動于鄂豫陜邊,吸引和牽制敵人,以策... [ 詳細內容請點擊]

1935年10月,中央紅軍長征到達陜北,結束了戰略轉移,將中國革命的大本營和民族抗戰的出發點放在了大西北。 當時,日本導演的“華北五省自治運動”正在進行,華北五省已名存實亡。國民黨政府繼續推行“攘外必先安內”的方針,調動幾十萬大軍對陜北蘇區大舉進犯,妄圖乘中央紅軍立足未穩之際,一舉消滅。 陜甘蘇區是全國最貧困的地區之一,經濟落后,交通閉塞,蘇區的鞏固與發展受到很大限制。而這時的中央紅軍減員極大,裝備極差,亟需擴紅籌款,休整補充。陜甘蘇區,不僅無法解決紅軍的燃眉之急,也難以供養大批部隊和機關。 [ 詳細內容請點擊]

1935年10月19日,中央紅軍第1、3軍團勝利到達陜甘根據地的保安縣吳起鎮,勝利地結束了長征。11月3日,根據黨中央的決定成立了西北革命軍事委員會,毛澤東任主席,周恩來、彭德懷任副主席,并將紅15軍團編入紅1方面軍,共約1.1萬余人,彭德懷任司令員,毛澤東任政治委員。 [ 詳細內容請點擊]

1935年9月13日,黨中央率陜甘支隊(由紅1方面軍第1、3軍和軍委縱隊改編)由俄界出發,沿白龍江東岸。爬高山,穿密林,殲滅了一些敵人堵擊部隊,于17日到達岷山腳下的臘子口。 臘子口是岷山山脈的一個重要隘口,是川西北通向甘南的門戶,口寬約30米,周圍是崇山峻嶺,地勢十分險要。兩個懸崖絕壁間夾著一道窄窄的山溝向上延伸,兩邊絕壁峭立。山中一道河水急流而下,隘口處的河上架著一座木橋,橫跨于兩岸陡壁之上,是通過臘子口的唯一通路。蔣介石在岷縣、臘子口地區配置了兩個師,妄圖憑借天險擋住紅軍的出路。魯大昌兩個營的兵力駐守在臘子口,1個營扼守隘口,1個營配置在隘口后邊的三角形谷地,師主力配置在隘口以北至岷縣一帶,可隨時增援。他們在橋頭和山崖上構筑了碉堡,形成了交叉的火力網。 [ 詳細內容請點擊]

紅一、四方面軍會師后,1935年8月3日,紅軍總部制定了夏洮戰役計劃,將紅軍分成左右兩軍:在卓克基及其以南的地區的第5、9、31、32、33軍為左路軍,由朱德、張國燾率領,經阿壩北進;在毛兒蓋地區的第1、3、4、30軍為右路軍,由徐向前、陳昌浩率領,經班佑北上。中央、中革軍委隨右路軍行動。(此時原紅一方面軍之第1、3、5、9軍團已依次改為第1、3、5、32軍) [ 詳細內容請點擊]

1935年5月25日,中央紅軍長征先頭部隊紅1軍團第1師第1團一部在四川省安順場強渡大渡河成功后,蔣介石急調川軍2個旅增援瀘定橋。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為迅速渡過大渡河,挫敗國民黨軍前后夾擊紅軍的企圖,決定紅1軍團第1師及干部團由安順場繼續渡河,沿大渡河左岸北上,主力由安順場沿大渡河右岸北上,兩路夾河而進,火速奪占瀘定橋。 [ 詳細內容請點擊]

1935年5月上旬,中央紅軍長征從云南省皎平渡巧渡金沙江后,沿會理至西昌大道繼續北上,準備渡過大渡河進入川西北。蔣介石急令第2路軍前線總指揮薛岳率主力北渡金沙江向四川省西昌進擊;令川軍第24軍主力在瀘定至富林(今漢源)沿大渡河左岸筑堡阻擊;以第20軍主力及第21軍一部向雅安、富林地區推進,加強大渡河以北的防御力量。企圖憑借大渡河天險南攻北堵,圍殲中央紅軍于大渡河以南地區。 [ 詳細內容請點擊]

金沙江位于長江的上游。它穿行在川滇邊界的深山狹谷間,江面寬闊,水急浪大。如果紅軍過不去江,就有被敵人壓進深山狹谷,遭致全軍覆滅的危險。當紅軍大隊人馬向金沙江挺進時,蔣介石如夢初醒恍然大悟,認定紅軍的目的既不在貴陽,也不在昆明,而是“必渡金沙江無疑”。1935年4月28日,他下達命令,控制渡口,毀船封江。就在紅軍進抵金沙江前夕,江邊的敵人已將所有船只掠到北岸了。 [ 詳細內容請點擊]

1935年1月上旬,中央紅軍長征到達貴州遵義地區。15~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遵義召開擴大會議,糾正了王明“左”傾冒險主義在軍事上的錯誤,實際上確立了毛澤東在紅軍和中共中央的領導地位。這時,蔣介石為阻止中央紅軍北進四川同紅四方面軍會合或東入湖南同紅2、6軍團會合,圍殲中央紅軍于烏江西北的川黔邊境地區,調集其嫡系薛岳兵團和黔軍全部,滇軍主力和四川、湖南、廣西的軍隊各一部,向遵義地區進逼。1月中旬,薛岳兵團2個縱隊8個師尾追紅軍進入貴州,集結于貴陽、息烽、清鎮等地,先頭已進至烏江南岸。 [ 詳細內容請點擊]

1935年1月1日,中共中央在猴場作出了《中央政治局關于渡江后新的行動方針的決定》。決定指出:“建立川黔邊新蘇區根據地。首先以遵義為中心的黔北地區,然后向川南發展,是目前最中心的任務”。紅軍總政治部下達《關于瓦解貴州白軍的指示》。朱德電示紅軍各部,“偷渡部隊不應小于一個團”。紅一軍團第2師進抵烏江南岸,其前衛4團逼近烏江界河渡口,進行火力偵察,準備渡江。 [ 詳細內容請點擊]

1934年11月中旬,突圍的中央紅軍跨越敵軍的三道封鎖線,進入湘南的嘉禾、蘭山、臨武地區。這時,蔣介石真正搞清了紅軍戰略轉移的目的地。他任命湘軍頭目何健為“追剿軍”總司令,調動湘軍和桂軍,在零陵至興安之間近300里的湘江兩岸配置重兵,構筑碉堡,設置了第四道封鎖線。蔣介石則親率國民黨中央軍周渾元部及部分湘軍在后面追擊。此時的蔣介石躊躇滿志,得意洋洋,以為定能將紅軍全殲于湘江、瀟水之間了。 [ 詳細內容請點擊]

友情鏈接
关于德州扑克书籍

關于我們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十堰市人民政府主辦 十堰日報傳媒集團承辦 版權所有:十堰政府網 鄂ICP備06007886號-5 关于德州扑克书籍

編輯部(網上問政)電話:0719-8113299 網站建設及維護:0719-8618655 郵箱:[email protected] 政府網站標識碼:4203000001

中國地方政府網站聯盟